安顺学院学报

2019, v.21;No.105(03) 87-90+106

[打印本页] [关闭]
本期目录(Current Issue) | 过刊浏览(Past Issue) | 高级检索(Advanced Search)

“可证伪的”与波普尔证伪标准的约定主义阴影
“Falsifiable”and the Conventionalist Factor in Popper's Falsification Standard

邓然怡;

摘要(Abstract):

一些学者把波普尔的"证伪"标准理解为实验证伪,并以科学实验中特设性假说的存在来反驳"证伪"理论的客观有效性,这其实是对波普尔"证伪"理论原意的一种误解。面对这些误解性批判,波普尔通过"可证伪的"与"可证伪性"两个概念的区分,避开了特设性假设给"证伪"理论带来的疑难:"可证伪的"面对的是纯粹的逻辑问题,"可证伪性"面对的是经验的实验证伪问题,波普尔申明他的"证伪"理论主要指的是前者。然而"证伪"理论作为一个纯粹的逻辑问题,其有效性却依靠当事人对某一陈述或理论的逻辑前提的主观设定。面对这一情况,波普尔不得不引入实验证伪的重要性来挽救纯粹逻辑划界标准的客观有效性。

关键词(KeyWords): 证伪;可证伪的;可证伪性;约定主义策略

Abstract:

Keywords:

基金项目(Foundation):

作者(Author): 邓然怡;

Email:

扩展功能
本文信息
服务与反馈
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
本文作者相关文章
中国知网
分享